大学不要在争“名”逐利中失魂落魄

日前,一位广州市政协委员在2013年广州市两会上透露,广州医学院将正式更名为“广州医科大学”。无独有偶,不久前,扬州大学12个本科专业更名成功。一时间,中国高校改名再次成为当下的新闻热点。据统计,2000年以来,中国众多二三线城市的高校纷纷改名,8年多来共有322所高校更名,其中从“学院”改为“大学”的有103所。(南方日报1月23日)

 

高校热衷更名,早已不是新闻。如果更改校名是综合学校办学定位、办学条件,并听取校友、师生意见的结果,改名无可厚非,但如果更改校名只是出于行政的意图,追求的是校名所谓的“好听”,寄希望更名为学校的发展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这样的更名,不但不利于传承学校的文化,还误导学校的办学方向。

 

首先,一些学校为更名,盲目地增加学科,为“学院”更名为“大学”创造条件。因为按照我国《高等教育法》的规定,“大学或者独立设置的学院还应当具有较强的教学、科学研究力量,较高的教学、科学研究水平和相应规模,能够实施本科及本科以上教育。大学还必须设有三个以上国家规定的学科门类为主要学科。设立高等学校的具体标准由国务院制定。 ”对应这条规定,一些单科性院校近年来热衷发展新学科、专业,而不管是否能办出特色和高质量。

 

,微信公众号代运营,

其次,有的学校领导把在任期内更改校名,作为主要政绩。这种带有强烈行政意图的更名,带来两方面问题,一是学校花大量时间搞政府公关,因为更改校名的审批权掌握在上级主管部门,这加剧了学校的行政化;二是学校领导并不听取师生的意见,而是以行政的强力推进更名工作,这导致更名没有得到师生的赞同,不少大学的新校名就是在师生的嘲讽中出笼的,后来学校发展的事实也显示,这些更名效果并不好,有的大学,还会在新校名后加上一个括号,注明老校名。这显然是对学校传统文化的折腾,要知道,一个多年的老校名,对学校发展来说,就是凝聚校友的老品牌。对于校名,珍惜学校传统的办学者,是不会轻易更改的,这也是国外一些大学一直沿用百年前的老校名的重要原因。即便学校成为了世界一流大学,校名还是“COLLEGE”或者“INSTITUTE”。

 

我国高校之所以热衷更名,这与政府部门对高等教育实行行政管理、行政评价,以及社会舆论对何为好大学缺乏理性认识有关。在目前的高等教育管理体系中,学校有相应的行政级别,一般公办本科院校为正厅级,公办高职高专为副厅级,这种级别定位,无疑引导专科学校追求升本,前些年我国就掀起一股“升本热”,而随着学校升为本科,校名也就更改。另外,“学院”和“大学”,在政府拨款、项目立项中,得到的待遇也有所不同,有高校领导就说,之所以要努力该校名为大学,是希望“扩大学校的发展空间”。

 

而社会舆论普遍认为大学比学院“层次更高”,也是一大更名因素。近年来,在高校招生中,确实出现学院改为大学之后,生源情况就变好的情况,有的是因为更名大学后,招生批次也提前(学校按不同的批次招生,也是对学校的行政管理);还有的则是考生冲着大学的校名而去报考。这是一种很不理性的选择学校的态度,也诱发学校非理性办学。

 

很显然,这并不利于学校形成合理的办学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而是使大学把精力投向规模发展、“争名逐利”中,要让大学安于定位,就必须转变政府管理高校的模式,淡化对高校的行政评价,积极培育并推进对高等教育的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这样才会形成全新的“好大学”观念,大学不在于大,不在于其名,而在于个性、特色和灵魂。只有“大”的办学规模,空有一个好听的“大学”名,却没有办学的个性和特色,这样的大学是是失魂落魄的。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亿敛信博客 » 大学不要在争“名”逐利中失魂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