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现场报道:揭开赴美带薪实习生的真相(图)

暑期赴美国带薪实习生采访录

 

图文:心路独舞

 

2007年以来,暑期赴美带薪实习生的项目(简称SWT)开始在中国渐渐流行起来,如果你在网上搜索的话,你会找到很多中介的宣传网页,上面罗列了这个项目的许多优点,其中包括时间长(带薪工作二至四个月,最后一个月旅游)、了解美国多元文化、为升入名校和进入世界名牌公司打基础、训练纯正的美式口语、广泛结交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等。

赴美国带薪实习项目是根据美国1948年通过的《信息及教育交流法案》而设立的,于1961年纳入并扩展为《教育及文化平等交流法案》,其中的“交流访问学者项目”作为其修正案被颁布实施。通过这个项目,外国大学生可在暑假期间到美国工作和旅游,签证的最长时间可以为四个月。该项目在欧洲、美洲及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已运作了四十余年,约六年前开始在中国推广,目前已有3000多人加入。

尽管赴美国带薪实习项目周期长,表面看起来运作成熟,但因涉及环节很多,这两年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其中包括到美国500强企业实习是一个误导性宣传,实际工作常是一个短期的苦力活,存在高额收费和反复再收费的陷阱,而一个月的旅游根本没有,居住条件恶劣且在不安全区,遇到问题“申诉难”和“维权难”,而实习生稍表现出不满就会被威胁要遣送回国等。

为了了解这些实习生的真实情况,我这次到Myrtle海滩度假的同时也带着一个特殊的任务,即采访并拍摄这里的暑期国际实习生,因为这是他们在美国最集中的城市之一。在我居住的酒店里,就有很多打扫卫生的人是来自中国、俄罗斯、乌克兰、泰国等地的国际实习生,他们愿意和我交谈并告诉我他们的经历,可惜都不愿意出镜。于是我每到一地,都特别留心带有口音的年轻工作人员,一旦发现就上前搭讪,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美国快餐店里我终于找到了来自爱尔兰的劳拉(Laura)和来自俄罗斯的安德鲁(Andrew,在省略姓氏的前提下他们允许我使用他们的第一名字),他(她)们愿意被采访和拍摄,拍了几张工作场景的片子后,我约好晚上打烊(11点)前专门前来采访。劳拉英语是母语,因此滔滔不绝;而安德鲁的英语则带有明显的俄罗斯口音,性格也有些内向。以下是对话记录。


舞:你们怎么来到这里的?

劳:通过中介,我每个暑假都工作,这次换个方式到美国来。

安:也是通过中介,这是第一次到美国来。


舞:来之前知道是在快餐店工作吗?

劳:知道是服务业。

安:知道,英语好的在餐馆、酒吧这些能和美国人直接接触的地方工作,而英语差的在旅馆打扫卫生等。


舞:中介收取费用高吗?在这里的工资如何?

劳:中介收取介绍费用,约合200美元的样子,我们自己买机票和租房子,六个同行的姑娘合租一个三卧室公寓,能拿到的只是最低工资(联邦最低工资每小时7.5美元),最低工资与餐馆支付之间的差价归中介。

安:中介收取的费用中包括住宿和介绍费用,约合2000美元,自己买机票,和五个人合租一套两卧室公寓,中介付给最低工资,不知道餐馆给中介的工资多少。


舞:工作主要做什么?时间怎么样?收入能够抵消费用吗?

劳:我们轮班,或者上午11点到下午5点,或者下午5点到晚上11点,主要工作是前台记录点菜,打扫卫生等,小费不多但归自己,吃饭免费,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并抵消机票等消费,但旅游就说不上了,已经快八月中,工作就要结束了,我哪里也没去过,走之前我可能会去纽约两、三天看看朋友。

安:情况类似,只是我的花费超过收入,主要是感受美国吧。


我抓住这个话头问安德鲁:那你对美国有什么感受?

安:目前为止我还哪里都没去过,基本上可以说只体会到了美国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还没有机会看到。


我继续深入追问:你说的美国不好的具体指什么?

劳拉抢过话头:这里的安全,Myrtle海滩市是美国犯罪率列第七位高的城市,外国学生常被当地的黑帮等当成抢劫目标,尤其一不小心露出外国口音时。我们下班晚,自己没有车,比如今晚11点了,往回走就比较打怵,因为收入低,我们住的都不在好区里。

我看到安德鲁也在点头。


我马上联想到对中国实习生的一些报道,于是随口问了一句:你们认识中国来的实习生吗?

劳拉摇摇头,但安德鲁回答:有几个住在我们的公寓里,在酒店做保洁,但他们很少和别人来往,比较抱团。


舞:你们来美国前在自己国家读书的专业是什么?夏季没有和你专业接近的工作吗?

劳:我是大学社会福利专业三年级学生,英国的社会福利体系和美国有很大不同,没人出钱雇我来美国工作的,我们一起来的都是我们学校的在校生,主要做餐馆侍应生,有个学音乐的在海滩酒吧做DJ,算是和专业最接近的。

安:我是物理学的硕士生,将来想来美国读博士,但是很难联系到物理相关的夏季工作,至少我们学校的硕士生都没有,这一次只能算是提前来这里感觉一下吧。


我马上接着问:那你有机会去美国的大学看看吗?

安:看过附近南卡的学校,因为没有车还没有机会看其他的,离开美国之前会有远房亲戚开车带我到处转上一周,我想去纽约的一些学校看看。


我突然想到签证的问题,于是问:你们这次来的J-1签证是否在转成其他签证前有回国服务两年的限制?

劳拉显然不知道我说什么,说明没有,但安德鲁却肯定地点点头。

 

,自然之音教育,

独舞评语

赴美带薪实习的学生是先得到了预雇佣而进入美国的,持J-1交换学生学者签证,进入美国后不能换雇主,而且在转成其他签证前或者要回国服务两年、或者需要豁免这项服务两年的要求。一句话,这类实习生只能给最初签合同并赞助其签证的雇主工作,一旦辞职便在美国失去了合法身份,必须马上离开,否则会变成非法滞留而被遣返,没有机会转成其他签证。

我算了一下劳拉和安德鲁的收入,按每天工作7小时、每小时7.5美元、每周工作七天来计算,三个月共十三周的收入大约在4800美元,再加上小费的话(这是快餐店小费很低甚至没有)就算6000美元吧,去掉住宿(自己租)、飞机票、中介、基本生活等其他消费的话能有两千美元剩下来就已经很不错,要是再去旅游的话基本上就没什么剩下来了,况且谁又能在三个月里不休息、连轴转每天工作?

我在住的酒店里也遇到了几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浙江实习生,他们跟我讲了类似的情况——全部花费四千多美元以上,租房费用明显被敲了竹杠,中国学生住在一起,自己做饭吃,鲜有机会和美国人打交道,练习口语的机会极少,听力靠看电视,晚上不敢出门因为没车很不安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酒店房间的卫生,当时中介说的“与美国同事以及来自其它国家的学生并肩工作”的说法如今看来就像天方夜谭,顶头上司是一个墨西哥女子,英文很难懂,目前快要离开了还没有机会看美国的大学等。

访谈结束时,我的心情十分沉重,那些中介机构网页的华美宣传和我亲眼所见的现实之间的巨大反差压在我心头让我喘不过气来。也许现实中也会有极为幸运的中国学子进入了美国五百强企业暑假带薪工作,告诉我的话我会愿意前去采访拍摄,但我相信数目一定极少,因为我自己工作大学的美国学生找到一个和专业相关的夏季实习生位置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还多是一些热门技术专业,并需要经过递交申请、推荐人信件、电话甚至亲自面试等步骤,尤其是在经济低迷的今天。

时间已经接近午夜,我主动要求开车送他们回到住处,两人反复告诫我不要逗留或下车拍摄,而光线也太差,我只好离开了。

 

后注:我住的酒店在沿海岸线的海洋北大街(North Ocean Boulevard)和一街(1st Avenue)的交接路口处,照片中的快餐店就在附近,离“家庭王国”游乐场和水上公园只有一街之遥,具体见下面的图片。

 

夜幕下的海滨市很美。

酒店和水上乐园之间的街角隐约可见这家快餐店。

快餐店白天很忙,远处柜台前忙碌着的便是安德鲁(蓄络腮胡)。

晚上11店关门,我在等待最后一个顾客离开。

看看劳拉忙碌收拾的样子。


很有亲和力的丫丫常常是拉近我和采访者之间的媒介。


离开前还要为第二天开业做准备,劳拉该是累了。

海滨市治安不好真不是随便说的,这是我在一个餐馆吃饭时看到窗玻璃上的弹孔痕迹,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来的。

而快餐店周围的大酒店里就有暑期带薪实习生在做保洁工作。

快餐店的周围有大型家庭游乐场和水上乐园。

淹没在夜色中的快餐店就是他们所谓暑假实习工作的地点。

 

 

湖南卫视揭秘:李湘月减40斤秘方(视频)


约稿、用稿、广告专用微信:tinydancer1995

欢迎转帖,但必须注明作者出处,违者必究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亿敛信博客 » 独家现场报道:揭开赴美带薪实习生的真相(图)